開掛封號很正常,但是應該“連坐”嗎?

這些殘暴的歡愉,終將以殘暴結局。

編輯牛旭2020年06月01日 15時43分

《Valorant》這款游戲有很多名字,《瓦羅蘭特》《特戰英豪》,中國大陸地區的官方中文名叫做《無畏契約》,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即便不經常關注《英雄聯盟》的開發商拳頭游戲,你也難免聽過由他們開發的這款射擊游戲。為了能在第一人稱射擊游戲市場占據一席之地,拳頭賣力地宣傳過《無畏契約》,包括玩法上的特色、運行時有多穩定。為了保證玩家的游戲體驗,拳頭甚至專門為《無畏契約》開發了一個叫做Vanguard的反作弊系統。

只是,對于一款尚處于內測階段的游戲來說,Vanguard的表現并不成熟。整個內測期間,高達上萬名作弊者的賬號遭到查封,這顯然不是拳頭想要看到的游戲環境。為了解決外掛問題,拳頭除了忙著修復漏洞,還嘗試利用更嚴格的處罰手段去震懾作弊者。

《無畏契約》的風格既熟悉又陌生

什么叫“靈魂封禁”?

幾天前,拳頭負責反作弊的數據工程師菲利普·科斯基納斯在社交平臺發布動態,透露了一種名為“靈魂封禁”(Soulbans)的處罰方式。

“《無畏契約》的‘靈魂封禁’是真實存在的。如果你曾經作弊,那么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所有帳號也將被封禁。游戲發布時,我們會釋放一些‘靈魂’,使你得到第二次機會,但也是最后的仁慈?!?/p>

科斯基納斯并沒有詳細解釋這種“靈魂封禁”的原理,但通過這段話不難推斷出,整個封禁機制圍繞著玩家的賬號進行。它很可能會通過某種方式記錄玩家的某種信息,做出判斷,進而確定封禁玩家當前的賬號、曾經作弊過的賬號,甚至玩家注冊的新賬號。像粘在玩家的“靈魂”上,怎么都擺脫不了。

科斯基納斯所說這套“靈魂封禁”機制很可能依靠Vanguard來實現

科斯基納斯這段話當然是有網友支持的,但熱烈討論中也延伸出一些新問題,網友喬什·莫布利就針對“靈魂封禁”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被‘靈魂封禁’的賬號還能玩《英雄聯盟》嗎?封禁會不會覆蓋到整個拳頭賬戶?”

科斯基納斯并沒有給出準確的回復。他只是說“封禁目前針對《無畏契約》,策略本身可能因為任何原因而改變”。前半句沒指名會封誰,后半句也沒說到底是什么策略會改變,這給玩家們留下了非常充裕的想象空間。

除了一款實體桌游外,拳頭旗下的其他4款游戲都需要綁定郵箱賬號,《英雄聯盟》就是其中之一。假如《無畏契約》的封禁真的如莫布利所想,可以延伸到《英雄聯盟》或是其他幾款游戲,那么可能會是當前網游中最嚴格的賬號封禁手段。只是……拳頭真的會啟用如此嚴格的懲罰手段嗎?這種手段又真的合理么?

不是第一次出現的“連坐”

仔細想想,科斯基納斯所說的“靈魂封禁”聽著“玄乎”,但整個機制很可能只是借鑒了V社為Steam平臺提供的反作弊系統VAC(Valve Anti-Cheat)。

在Steam平臺上,一共有589款游戲擁有啟用VAC功能的服務器,當玩家在其中某個服務器作弊并遭到封禁后,VAC會記錄下玩家的賬號信息,隨后永久拒絕玩家進入這些受VAC保護的服務器,讓玩家同時失去了體驗一批游戲聯機模式的權限(當然,他們也鬧過因為誤封而給玩家集體解封的笑話)。

在VAC的處罰機制中,辨識作弊玩家的關鍵信息是賬戶綁定的手機號。當玩家遭遇VAC封禁后,綁定了同一個手機號的賬戶將遭到類似“連坐”的懲罰,同樣遭到VAC封禁,并無法購買其他賬號上作過弊的那款游戲。這意味著一旦玩家遭受懲罰,那么自己賬號的“大號”和“小號”都會遭殃。除了限制訪問服務器之外,VAC封禁會以一小段紅字的形式,永久顯示在玩家的個人資料界面上。

被VAC封禁的文字提示

VAC的“連坐”嚴重與否,往往因人而異。按理說,被封禁的玩家除了不能訪問擁有VAC防護的服務器外,在其他非官方服務器上游玩并不受到影響,比如在《反恐精英:全球行動》里遭遇VAC封禁的玩家只是失去了排位功能,仍舊可以在其他第三方服務器中進行游戲。Steam平臺上也有許多游戲不依靠VAC功能保護,那么這些游戲里都是可以暢行無阻的。

至于被永久保留懲罰記錄的個人資料內容也只能起到“恥辱柱”的作用。它或許能提醒開發者和其他玩家“這人有過前科”,但假如作弊者并不在乎自己在虛擬世界里的聲譽,那么也就沒什么實際影響。作弊玩家如果只用賬號玩玩單機游戲,甚至把賬號出售給只玩單機游戲的人,那么這個懲罰也就失去了效果。

針對被封禁賬號的后果,V社給出了清晰的解釋

那么,真正讓玩家全部游戲受到牽連的“連坐”是什么樣呢?

最終懲罰:“你號沒了”

相比V社總結自自身多年運營經驗而得出的最嚴格,也最清晰的懲罰措施,絕大多數旗下擁有多款游戲的廠商提供的懲罰大都可以用一兩句話來概括,它們可能并沒有字面意義上那樣嚴格,也可能很多時候并沒有真正施行,但真正用起來時同樣可以讓作弊者吃到苦頭。

事實上,絕大多數旗下擁有多款游戲的廠商都在用戶協議里藏了一把“殺手锏”,用來對付作弊玩家。一般情況下,玩家的作弊行為只會影響到某款游戲的狀態,只針對一款游戲封號,且許多封號有時限,不會影響到玩家的個人資料、也不會導致玩家無法進行正常的在線匹配,但廠商們大多給自己保留了可以讓”所有游戲停用或封禁“的權力。

這是R星針對“封禁所有游戲”的說明

當然,現實是,條款中的明確規定是一回事,但真正遭受“連坐”重罰的玩家卻少之又少——只有真正“作死”的才會遇到特殊待遇。相比使用外掛,因為“侮辱開發者”“開發作弊軟件”或是“行為造成重大影響”等原因被懲罰的例子反而更多一些。

這種“最終處罰”是真實存在的,比如EA旗下的“FIFA”系列游戲就曾因游戲內容不符預期等問題遭到玩家的辱罵。有位玩家除了罵街、在直播時做出侮辱性動作,還涉嫌煽動黑客入侵開發者的社交賬號。于是,EA以“對員工造成嚴重影響”為由,不僅封禁游戲,還徹底刪掉了他的Origin平臺賬號。即便對方是購買過整個系列多部游戲、指著直播和創作視頻吃飯的創作者,也毫不留情——那是真正意義上的“你號沒了”。

EA在刪號時也做過糊涂事,比如圖上這位老哥就是賬號莫名被刪,而EA客服表示對此“一無所知”

你也許注意到,以上這些封禁和刪號的用戶條款文字描述都比較模糊,這可能是因為條款的最終解釋權在廠商手中,寫得模糊一些會便于應對不同情況,比如某位想要刻意侮辱廠商的玩家尋找到了全新方式,那么廠商不需要修正條款也可以直接“定罪”。

總體來說,“連坐”的威懾力很大,但約束力十分有限。遭受最終懲罰的玩家基本都是頻繁挑釁開發商的“出頭鳥”,數量并不多,而且就算是終極懲罰,也不會影響他們重新創建賬號——至少用戶協議里沒有規定不可以這樣,換個新身份,簽署一份新的用戶協議,不就行了?

“連坐”懲罰合理嗎?

在拳頭正式公布“靈魂綁定”的詳細處理規則前,我們似乎沒法對“靈魂封禁”做出太多評價。但倘若“靈魂綁定”的初衷是通過不斷封禁賬號來提高玩家的作弊成本,它似乎也只能“欺負一下軟柿子”。

從持續追蹤作弊玩家這點來看,拳頭似乎就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和許多玩家想象的不同,“IP封禁”和“硬件封禁”這兩種聽上去很厲害的查封手段實際上并沒有多么強勢,作弊玩家換個IP照樣可以正常進行游戲;更換電腦配件的硬件碼似乎也是輕而易舉的。如果向玩家索要身份信息,或要求人臉識別,這當然可能一勞永逸,卻涉及用戶隱私……看看隔壁Epic,僅僅因為有“盜取用戶隱私”的嫌疑就被玩家罵得狗血淋頭,拳頭還敢不敢邁出這一步尚屬未知。

不僅是隱私,一些討論過很久的人性問題也可能被“靈魂綁定”重新引出來:作弊者也許已經跨過了道德界限,以其他玩家的痛苦作為自己的樂趣,但他們就不應該有悔改的機會么?當一個玩家選擇在某款游戲中作弊,開發商又怎么能以此界定他就會在其他游戲中重蹈覆轍,在這位玩家還沒有再次作弊前就做出判斷,是不是并不合理?

最重要的是,增加作弊成本似乎并不是一個有效的反制辦法??纯唇衲瓯t過的《逃離塔科夫》就知道,這款游戲的“門票”高達幾百元人民幣,定制外掛售價也不低,甚至有些人想作弊一天就得花掉上百元;在VAC的管控下,《反恐精英:全球攻勢》的玩家一旦被當做作弊者處理,那么整個倉庫里的所有道具都會遭到凍結,有多少作弊者會讓這些價值不菲、可以兌換真金白銀的道具冒險呢?但開小號、盜號作弊的風氣也不是頭一天出現了。

因此,留給《無畏契約》的只能是一個難以解決的挑戰——防止作弊,要從防止外掛進入游戲做起。這并不容易,假如各家廠商會像美劇里那樣圍成一圈,開“創傷小組互助會”的話,拳頭游戲可能會在上臺闡述自己對抗外掛的經歷時,看到臺下一眾大廠哭喪著的臉。

科斯基納斯這條“靈魂封禁”的動態發布沒多久,評論區就冒出來一位挑釁的黑客

科斯基納斯似乎是個工作很認真的人,從他干凈簡潔的社交賬戶頁面就能看出來,他基本上只發布工作相關的內容,很少摸魚,最近的一條消息中,他貌似通過某些技術手段偵測到了1300多名隱藏得很深的作弊者,并為他們送上了“封禁套餐”。

我當然希望看到《無畏契約》正式推出后,科斯基納斯也能不斷在社交平臺宣布自己又“獵殺”了多少作弊者,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戰績意味著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3

編輯 牛旭

冥王星不是一顆行星。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幸运飞艇最近开奖不统一